清蒂小说网
繁体版

十章 小萝莉的秘密(求推荐收藏)

    齐平川坐在饭桌前,拿着包子,却不送进嘴里,而是笑容玩味的看着小萝莉商有苏,看着这个给了自己初恋般懵懂心跳的小萝莉,玩味的笑容又透着丝丝阴沉……

    还就不信邪。

    我一个接受过九年制义务教育的社会主义有为青年,曾经只靠颜值就能无往不利,上可跨马持枪压萝莉,退可四平八稳承御姐。

    如今靠智商会套不出一个封建社会小丫鬟的话来?

    然而下一刻,齐平川浑身冷汗。

    他想起了梦境。

    自己此刻的状态,和在梦境里看见那章《小萝莉的秘密》中的第一段,完美契合!

    细思极恐。

    昨夜醒来后的想法彻底被证实。

    我,齐平川,打钱——

    呃,不对,我,齐平川,真的是小说虚拟人物!

    齐平川骤然浑身失去力气。

    眼前的一切,幽静小院子,来来回回走动的小萝莉商有苏,院子外的双阳城,双阳城所在的大徵,乃至于秋日高悬的这整片观井天下。

    都只是word上的一段段字符!

    所有的历史,所有的故事,所有的传说,所有的所有,都只是那个帅气男子的想象,无论你是圣明的开国太祖,还是落魄的乞丐,生死富贵,全在他一念之间。

    何其讽刺。

    那么,自己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齐平川茫然了。

    小萝莉商有苏端了小米辣泡出来的新鲜泡菜放在饭桌上,看着有些反常的自家公子,担忧的在齐平川眼前挥了挥手:“公子?”

    齐平川倏然惊醒。

    轻轻伸出手,在小萝莉呆若木鸡的目光中,握住那双柔软得似无骨的滑腻小手,感受着暖心的温度,忍不住叹了口气:“多鲜活啊。”

    小萝莉啊了一声。

    那女授受不亲耶!

    倏然间,小脸蛋儿上便染上了飞霞,将手抽了回去。

    齐平川端起稀饭喝了一口。

    很烫。

    又叹了口气,“多真实啊。”

    心弦倏然被拨动,一瞬之间大彻大悟:是啊,自己很可能真是小说虚拟人物,这个世界也可能只是网文作者虚构的世界,但对于自己而言,这一切……

    都真实存在!

    存在即道理。

    也许那个网文作者所在的世界,也仅仅是另外一个庞大世界里的另外一个网文作者虚构出来的呢?

    须知宇宙浩渺无穷。

    自己的选择,只有一条路:不忘初心。

    如昨夜想的那般,努力活下去,让人生有意义的完整走完。

    如此而已。

    当下的阶段性计划,一是想办法再次见到那个帅得没有人性的网文作者,他就是自己的金手指!

    最紧迫的么……是弄清楚小萝莉商有苏身上究竟有什么秘密。

    再次仔细打量眼前的小萝莉。

    嗯,很美。

    如果满分十分,从脸蛋看,大概九分没问题,至于没胸没屁股的缺陷,还没开始发育嘛,不急不急。

    不过还不给睡,只能负分!

    她来这里是一年半前,齐平川世袭双阳县尉的前一周,卖身成为丫鬟。

    虽为丫鬟,实则一家之主。

    家里内外大小,皆是她一手操持,她比自己更像主人。

    忽然问道:“有苏,你家里人呢?”

    小萝莉好不容稳下心绪,正轻轻咬了一口白面馒头,闻言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气鼓鼓的道:“公子,你已经问过很多遍很多遍很多遍了!”

    声音渐重。

    又盯着齐平川,“公子你最近变得有些怪了啊。”

    前天掐自己的脸,今天摸自己手,换做以前是万万不敢的,就算有贼心也没贼胆,现在竟然明目张胆的揩油。

    齐平川心中一惊。

    我擦,怕是要阴沟里翻船,莫要反被小萝莉套了话去。

    低调猥琐发育,别浪。

    干笑一声,“我就是随口问问,以后年关时才好走动嘛。”

    小萝莉的脸顿时变得很精彩。

    公子这话……简直流氓!

    年关后走什么?

    当然是回娘家之类的,公子这话说得就好像自己是他夫人一样,无耻。

    实在是无耻之尤!

    齐平川细嚼慢咽,敏锐的换了个话题:“有苏,你怎么知道那个白袍道士是某位藩王的义子?”

    商有苏喝了口粥,小脸蛋儿一脸惬意,“猜啊。”

    齐平川啊了一声,“猜?”

    商有苏点头,“你说当今大徵王朝境内,朝中那些重臣,甚至包括左相都没资格收为义子的人,能有多少?不外乎就是那些藩王的人咯。”

    齐平川尴尬的挠了挠头,“怎么说。”

    “齐平川”那货就是个混吃等死的二世祖,平日里被困缚在双阳县,除了特别知名的人物,哪还知道藩王那些盘根错节的关系。

    小萝莉商有苏有些意外有些惊喜。

    公子这是怎么了……

    第一次如此有上进心的关心天下大势,以往一说起朝堂和藩王势力,他都找个理由溜了,恨不得一辈子当个无风无雨的窝囊县尉。

    放下筷子,认真的说道:“天下有三位藩王,信王、明王皆是皇室宗亲,魏王则是异姓藩王,三位藩王裂土为尊,手握重兵财政自治,这一点公子应该知道。”

    齐平川点头。

    “这三位藩王彼此之间不断争夺地盘,又大肆收拢江湖高手铲除异己。”

    “信王的‘尖獠阁’,悬名十八位武艺高超之人,皆是其义子,被称呼为尖獠死士;明王的‘金剑楼’,仅是楼名便有忤逆之心,金剑者,帝王所拥也,金剑楼中,也有二十四位金剑义子;而魏王的‘破阵台’中,则是十三义子,全是武道高手,被称为十三太保。”

    “三者皆似于京都的绣衣直指房,由三位藩王直辖,这些年暴毙的不少忠良臣子或者开国功臣的后人,大多是死在他们的屠刀之下。”

    “也只有他们,才敢大言不惭的说是天子兄长。”

    “所以那白袍道士,不是信王的尖獠死士就是明王的金剑义子,不过也改变不了他仅是一条卑微走狗的事实。”

    齐平川一阵头大。

    眼咕噜一转,“有苏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一个小丫鬟,怎么像是情报处的。

    小萝莉心中一惊,心思电转,立即反问:“公子你很奇怪哦,这不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么,是你平时不关注,你真的还是有苏的公子吗?”

    齐平川心中也一惊,念了句我先去县衙咱们回聊,落荒而逃。

    不急,有的是时间来挖掘小萝莉身上的秘密。

    日久生情嘛。

    不仅可以发掘秘密,还可以发掘那青涩娇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青梅风情如初恋呐。

    嗯……就是不知道这个日字,是动词呢还是名词。

    难道我在大徵,是要演绎一出调教小萝莉全处全收的风流小黄文故事,难道那个网文作者写的是类似《我的那些极品老婆》之类的小黄文?

    这样的话……

    甚爽!

    “哎——哎——”

    小萝莉挥手喊了两声,却见自家公子已经溜出了院门,于是气鼓鼓的,脸蛋儿涨红,像个青蛙一样可爱,狠狠的顿足,恼道:“人家还没说完嘞,你又跑!”

    一点也不尊重人家嘛。

    恨恨的掐着手中白面馒头,就像在掐齐平川一样,气呼呼的。

    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