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蒂小说网
繁体版

八章 失误练不出腐鲲

    白袍道士张嘴欲说话。

    如干涸的鱼,嘴唇微动却发不出丝毫声音,然而脸上却诡异的慢慢浮起一层笑意。

    嘲讽的笑意。

    齐平川有些不懂,这货现在还能有心情嘲讽自己?

    他哪来的底气!

    管不了那么多了,杀人者人恒杀之。

    毒药并不致命,甚至药效一过,根本查不出曾经中过毒,按照计划,白袍道士必须死在自己手中这柄出自绣衣直指房的刀下。

    将道剑丢远,齐平川上前照着白袍道士脖子就是一刀。

    没杀过人,还没杀过鱼?

    反正横竖就一刀的事情。

    何况齐平川明白一点,不是他死就是我亡,而我齐傲天是不可能亡的,永远都不可能。

    所以只有他死。

    这一刀毫不犹豫。

    然而劈了个空,在最关键时刻,白袍道士濒死挣扎的往后一栽,如一截沉木倒在地上。

    齐平川不惊反喜。

    看来这货确实中毒很深。

    杀!

    倒执刀柄,对着心窝子就戳了下去——

    忽然响起清脆的声音:“公子,还不能杀他。”

    齐平川侧首,看着出现在院墙上的小萝莉商有苏,讶然不解:“杀不得?”

    商有苏很无奈:“杀了小的会来老的。”

    这是套路。

    齐平川哦了一声,“这货说大徵幼帝得称他一声兄长,难道是某个藩王的殿下?”

    商有苏摇头又点头,“义子。”

    齐平川又哦了一声,若有所思,“看来真的不敢杀啊。”

    躺在地上,虽然浑身麻痹失去动弹能力的白袍道士闻言,脸上的讽刺笑意越发浓郁,似乎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

    齐平川低头,笑道:“你好像很得意?”

    白袍道士的笑意越发讥讽。

    知道我身份后,你敢杀我?

    齐平川缓缓的点头道,一脸痛不欲生的忿忿不平,“没办法,看来只能放虎归山,等你以后继续来杀我,谁叫你是高高在上的藩王义子呢。”

    白袍道士笑了,笑容得意狂肆,俯视着齐平川。

    噗!

    突兀的,一片血花倏然在白袍道士眼前炸裂。

    笑容凝滞。

    白袍道士不可置信的看着胸口上那一柄穿心而过的长刀,笑容僵滞在脸上。

    痛苦,蹙眉,眸子泛散。

    齐平川回身,对着小萝莉商有苏苦恼的说,“哎呀呀呀,怎么办啊有苏,刚才被这货的身份吓着了,一不小心没抓紧,刀掉了下去,这位藩王义子也不经戳,咋办咧?”

    小萝莉坐在墙头上,怔怔发呆。

    怎么就杀了?

    杀了?!

    杀了!

    公子你还好意思装,傻子都能看出来,你用力往下戳那一刀啊。

    啥时候公子变得腹黑了?

    而且杀伐如此果断?

    齐平川却没有管小萝莉,回头踹了白袍道士尸首一脚,确定死翘翘了,才道:“哟,可惜了,不是说失误会练出腐鲲嘛,腐鲲你起来啊!”

    大乐。

    让你装逼,老子还是开国第一神将齐汗青的亲孙子。

    藩王义子算个毛!

    转身进房,拿了床被单出来,将尸首裹住,避免沿途掉血。

    要把尸首弄去制造现场。

    不料院门口风风火火闯进一人,刀在手,一脸正气凛然慷慨就义的神情:“齐大人,我已换了削铁如泥的神兵,贼人在哪里,就让我老王来了结他!”

    老王去而复返。

    齐平川一阵无语,这货怕是看见白袍道士死了才敢来的,还回去换刀?

    真当老子眼瞎看不出来么。

    明明就是同一把刀!

    这货如此不要脸,果然有九五二七的风采。

    也是服气。

    挥手,“等你来杀黄花菜都凉了,把尸体背上。”

    老王啊一声,假装才看见地上白袍道士的尸首,一脸崇拜:“想不到齐大人已经杀死了贼人,真是英武神勇,实在是我等楷模啊!”

    齐平川斜乜一眼,“赶紧做事,少拍马屁。”

    老王一脸委屈,“齐大人这是哪里话,小的所言,句句都是出自本心,绝无半点虚言,小的对齐大人的崇拜敬仰,真是个涛涛江水永不停——”

    “滚!”

    齐平川忍无可忍。

    摊上这么个心腹,也是日了狗了,要不是白袍道士中了毒,自己死在这里这货都不会回来看一眼,还崇拜……

    崇拜个锤子。

    老王二话不说,弯腰扛起尸体就跑,“脏活累活交给小的就是。”

    齐平川懒得理他。

    弯腰蹲下将地上的血迹处理掉,起身望向院墙。

    咦。

    小萝莉不见了?

    真?神出鬼没,身边这个叫商有苏的小丫头不简单。

    看来是时候和她来一波交心贴肺的促膝长谈,或者说谈谈人生谈谈理想也是可以的嘛。

    从地上捡起白袍道士的道剑。

    这柄剑也得拿到现场去,老王那货跑的快,搞忘了。

    院门口,站着陈弼。

    这位县令大人神情有点委顿,是高度紧张和恐惧之后忽然放松下来的虚脱。

    两人心照不宣的对视一笑。

    陈弼挥挥手。

    齐平川头也不回的离开县衙,背影潇洒,心情大好,甚至哼起了小曲儿:“鸳鸯双栖蝶双飞,满园春色惹人醉,悄悄问圣僧,女儿美不美……”

    开门大吉!

    穿越来就干了件大事,我齐傲天果然是自带主角光环的天命之子。

    好吧,我是捡落地桃子的人。

    白袍道士可能永远也想不到,县令陈弼的祖父,就是齐平川祖父齐汗青的录事参军,他更没想到,陈弼在下午给他奉上的茶点之中,下了毒。

    不是致人死命的毒。

    无色无味,有些类似华佗的麻服散,足以让人全身陷入麻痹失去力气。

    这种玩意儿,陈弼让江捕头随便到某个地痞疙瘩那里敲打一番就能搞到一大堆——原本的用途,是那些地痞流氓用来拐卖良家妇女的。

    也是今天才知道,原来陈弼和自己一伙。

    难怪他一直容忍“齐平川”的软弱。

    明天或者后天,白袍道士的尸首就会在浣清河里被发现,然后县衙这边会让仵作验尸,最后整理案档和一应物证送到州衙。

    结案陈词么,只有一种:白袍道士和黑衣男子因不明原因厮杀,最终同归于尽。

    至于昭宁公主的死,还是别出现在案情里。

    否则迟早又会查到自己头上。

    而物证中的腰牌和出自绣衣直指房的刀,足以让州衙的人闭嘴。

    如此一来,这个案件会上递到京都的绣衣直指房,想来到时候会有大人物光临双阳县,然后肯定会调查到白袍道士身上去。

    白袍道士是藩王义子,这个案件大概率不了了之。

    绣衣直指使陆炳虽然权势显赫,但多少得给藩王点面子,总不能为了一个普通绣衣的死,去盘根错节的查一位封疆藩王。

    他胆子还没那么肥。

    完美。

    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