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蒂小说网
繁体版

四章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求推荐收藏)

    浣清河畔,衙役兵丁人人按刀。

    三三两两有些本地人,站在远处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齐平川走入现场,一眼看出仵作身旁的尸首,正是上午出现在自家院子里的那位自称是绣衣直指房的黑衣佩刀汉子。

    心中一跳,隐约有不好的预感。

    问仵作:“怎么死的?”

    年过五旬的仵作抬起头,行礼,“回齐大人,应是被长剑贯胸而亡。”

    齐平川望向另外衙门一位江捕头,“现场可有什么线索?”

    江捕头摇头,“干净利落,一剑致命,没有任何线索留下。”

    语气颇有不屑。

    齐平川感受到了,实际上不止江捕头,所有的衙役兵丁对自己似乎都有些不屑。

    因为自己这个世袭县尉被山贼暴揍的缘故……

    而江捕头确实有这个资本,这货破案如神,是双阳治安的保证——以往的县尉齐平川只是摆设。

    倒也是尴尬。

    县令陈弼应该不会来现场,齐平川就是众人之首,脸一沉,“拿来!”

    江捕头一愣,“什么?”

    齐平川压低声音,“腰牌!”

    王捕头通知自己时,说过死者是绣衣直指房的人,那么死者身上那块腰牌,显然被县衙的人拿到手了。

    江捕头扯了扯嘴角,欲言又止,颇有些挑衅的看着齐平川。

    打算不合作。

    齐平川知道他心里打什么算盘,一则是看不起自己,二则是想越过自己向县令邀功,但此刻由不得他!

    怒道:“你想死?”

    江捕头闻言笑了,一脸蔑视:“齐大人什么意思,卑职不懂。”

    一副你能奈我何的嚣张神态。

    实际上此刻除了身后的王捕头,所有衙役兵丁都在看热闹,大家确实瞧不起这个世袭县尉。

    一个大老爷们儿被几个山贼暴揍,还哭爹叫娘,软蛋一个。

    丢光了他齐家祖老先人的脸。

    齐平川知道当下情况,死者身份极为敏感。

    且在自己院子里出现过。

    稍有不慎就要引火烧身,一个区区县尉,真挡不住绣衣直指房,那可是类似大明北镇抚司一般的暴力机构。

    所以当下只有一种选择:破案找出真凶。

    还有个险招:藏起真腰牌,偷梁换柱弄一块假腰牌,然后说服县令陈弼,统一口径说死者是假冒绣衣直指房的人。

    否则被牵连进去,真的会死。

    这个时候藏不得拙。

    齐平川二话不说,倏然将江捕头踹倒在地,一脚踏住他胸口,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狠声道:“别以为你是县令陈弼的大舅子我就不敢动你!”

    老子是县尉,双阳县的三把手,如今县丞回家守孝,没个两三年回不来,老子正科级二把手,动不得你一个裙带关系的刑警队队长?

    江捕头猝不及防。

    被齐平川踏在地上,一时间竟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什么时候……

    胆小懦弱,剿匪能被几个山贼打得哭爹叫娘的软蛋县尉变得如此硬气了?

    两个心腹捕快冲了上来。

    齐平川横眉冷目,斜乜两人,一手按刀:“以下犯上,我看你们也活得不耐烦了?”

    声音很冷。

    两个捕快没来由的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真真正正的感受到了江湖中传说的杀意,毫不怀疑,只要敢上前去帮助江捕头,那个软蛋县尉真的会拔刀砍来。

    两人噤若寒蝉,不敢再动弹。

    齐平川俯身,声音很轻却杀意凛冽:“江捕头,你想死我不拦着,你想拖着你妹夫一起下地狱也无妨,但我不想被你这蠢货连累!”

    江捕头忘记了挣扎。

    他吓呆了。

    又或者是做贼心虚。

    第一次,他在齐平川的目光中感受到从不曾有过的恐惧。

    那目光没有丝毫情绪。

    齐平川冷笑了一声,“我再说一次,腰牌!”

    江捕头犹豫再三,终究还是拿了出来。

    齐平川一把抢过,端详一阵,心中暗暗叹气,还没来得及说话,就不不远处传来声音:“齐县尉好大的官威。”

    哟,县令陈弼竟然来了!

    话说,他也知道死者的身份,所以匆忙赶来?

    齐平川望向身旁的老王,老王压低声音:“他不可能知道,我发现江捕头悄悄拿了腰牌后,第一时间飞奔去给你报的信。”

    在场捕快衙役一个不少,没人去县衙传信。

    那么,这位县令大人会突然到杀人现场来?

    齐平川若有所思,收回脚,看着颇有儒雅之风的县令陈弼,笑着行礼,“大人哪里的话。”

    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陈弼年纪不大,今年刚到而立。

    闻言脸一黑,“公事当前,不查探现场,却肆意妄为欺凌捕头,齐县尉,真以为你齐家还是那个开国世家乎?”

    也有些意外,历来只有大舅子等人联合起来欺负齐平川的份。

    怎的今日反过来了?

    齐平川心中冷笑一声,表面不动声色,笑道:“大人这就冤枉属下了,只不过江捕头不肯配合,属下不得不和他友好沟通一番,此案事关重大,大人真要闹得满城尽知?”

    陈弼下颔上的胡子抖了抖,这还是友好沟通?

    就差没动刀了。

    旋即一副吃惊的神态:“很棘手的案件?”

    齐平川见状,越发笃定他们在演戏。

    县令陈弼怎么会反常的来命案现场,这不是他以儒家正人君子自诩的一贯作风,双阳县但凡有命案,他都会全权放手给自己和江捕头。

    当然,江捕头这货确实是个办案高手,有着神探的敏锐嗅觉。

    况且当下大徵,哪个县城不死几个人?

    双阳县上个月流民奸杀寡妇的案件现场,比今日惨烈百倍,怎的不见陈弼去——当然,主要原因还是江捕头破案确实太流弊。

    但陈弼不请自到,只怕别有心思。

    想了想,压低声音笑道:“大人不需多虑,一个难民流窜到县境,不小心被山贼杀死了而已。”

    也是个不要脸。

    一身黑衣的死者哪里像流民?

    陈弼哦了一声,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从地上爬起来的江捕头,江捕头急忙大声道:“大人,死者不是流民,是绣衣直指房的人!”

    故意大喊出来,唯恐别人听不见。

    效果很好。

    围绕现场的衙役兵丁和捕快们,几乎是齐刷刷的打了个寒颤,出了一身密汗。

    陈弼貌似很吃惊,摆出了官威:“如此要案,岂能掉以轻心,传本县命令,彻底调查此案,务必捉拿住凶手,给绣衣直指房一个交代,给陆大人一个答复!”

    江捕头大声应是。

    齐平川看着二人拙劣的表演,心中有些沉重。

    戏精!

    腰牌还在我这里,不求证一下就直接笃定死者是绣衣直指房的人,能不能带着诚意演得走心一点?

    结合昭宁公主之死,这件事怎么看都是冲着自己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