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蒂小说网
繁体版

十三章 绣衣之狼

    午饭后,齐平川借口公事,去了一趟老王家里。

    这货一听要去搞事,两眼放光。

    贼笑着说踩点什么的完全没必要,卑职我好歹也是过来人。

    又眉飞色舞的说哪座青楼里的大家丰腴妖娆,又哪个画舫的大家苗条高挑蜂腰易折腿玩年,甚至于连哪个大家擅长什么活儿都一清二楚。

    最后拍胸保证,今晚一定将齐大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齐平川听得心儿荡漾。

    他想得很美。

    公子佳人,画舫夜游,灯火辉煌,白条交缠,嘤嘤啼啼,共赴仙境,到时候再来个双娇共枕什么的,岂不是要起飞。

    被勾起内心火焰的齐平川傍晚回去时,小萝莉晚饭做的羊肉汤,让这货一阵暗爽,小丫鬟挺懂事啊,知道给公子阵前壮气。

    不过等他去翻开被褥后,顿时懵逼。

    钱不见了!

    转身冲出门,问正在收拾碗筷的小萝莉,“我的钱呢!”

    小萝莉头也不抬,“买羊肉了啊。”

    齐平川气不打一处来,“少忽悠我,我攒的那些钱,足够买十头羊回来了。”

    小萝莉笑眯眯的抬起头,眼神戏谑,“我还卖了柄剑给公子啊。”

    “卖?”

    齐平川欲哭无泪,不是送么。

    门外,老王贼头鼠脸的探了半个脑袋出来,示意齐大人赶紧,早些去还能挑好姑娘,晚了可就轮不到咱们。

    齐平川长叹了口气,趁着小萝莉去了厨房,来到门口,尴尬的道:“去不成了。”

    老王啊了一声,“杂了?”

    齐平川耸了耸肩,很是无奈,“家有悍妻啊。”

    老王一脸同情,“那我先去了?”

    “去去去,滚滚滚!”

    少在老子伤口上撒盐,齐平川没好气的转身,这漫漫长夜可如何打发。

    既然练不成大宝剑,那也不练剑。

    要练就练玉女心经。

    索性看书。

    书中自有颜如玉……好吧,真正想的是需要更多的了解这个世界。

    接下来几日,齐平川过的很凄凉,领了薪俸还没捂热乎就被小萝莉以家用开支的名义给抢了去,每日只有十文钱的零花。

    也就能买三个锅盔……还是肉很少的那种。

    小萝莉却总是出入各种胭脂水粉铺、首饰店,让齐平川一度怀疑,她是大小姐,自己只是她的奴仆——然而又不知为何,看着这丫头用自己薪俸买的簪子别在秀发间时,齐平川心里反而有些小乐。

    犯贱呐。

    整日里咸淡无聊。

    三天晒网两天打鱼的练剑,所谓的练剑,其实小萝莉也只教了齐平川两招,美其名曰是天下无双的绝世剑招。

    其中一招最简单:长剑从左边膝盖处往右上前方斜撩。

    简单得令齐平川怀疑这丫头是否是存在谋杀亲夫的想法。

    这也能叫剑招?

    偏生还真有个名字:苟延残喘。

    这一招是守。

    还有一招是攻,一攻一守,这就是小萝莉交给齐平川的“绝世”剑招。

    齐平川对练剑的兴趣一落千丈,还不如等着再次梦见作者君,告诉他给自己来个拉轰的金手指划算。

    太平不长久。

    随着那件事情的案情卷宗和尸首送递到州衙,半个月后,绣衣直指房的人来了。

    很快!

    并非是从京都赶来,而是府城。

    双阳县隶属于永兴州,永兴州受辖于关宁府。

    绣衣直指房作为天子直辖的暴力机构,在太宗手上达到巅峰,整个大徵王朝,上至朝堂相公府邸下至地方州县大儒的宅院,暗夜之中都有绣衣缇骑的影子。

    地方各府城皆建有分房。

    这一次来到永兴州的是绣衣直指房关宁分房,紫绣衣周兴。

    绣衣直指房所属人员,最下层是缇骑,缇骑由小绣衣辖管,小绣衣之上则是大绣衣,再其上则是紫绣衣,紫绣衣提辖各府分房,一般称为房主。

    所有紫绣衣又提辖于京都的绣衣令,最上则是绣衣直指使。

    提起周兴,整个关宁府上至地方官吏下至乡绅大儒,都要打个寒颤出一身冷汗。

    这位周紫绣本是关宁府城的一个小地痞,不学无术。

    他的上位,牵扯着一桩密案。

    关宁府早些年有一位从京都致仕回来养老的户部郎中。

    也不是个善茬,因为一些已经不可知晓的缘故,一顿操作猛如虎,将一群地痞逼入绝境,那群人被逼得要么远走他乡成为逃犯,要么进府城县衙关一辈子。

    陷入绝境的地痞们恶从胆边生,竟然半夜潜入那位户部郎中的府邸,一夜之间,灭其满门。

    造就了一桩轰动天下的大案。

    是夜,郎中被凌迟,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血肉,据事后仵作验尸,郎中那干瘦的身躯上,竟然硬生生被割了一百八十一刀!

    翻卷血肉上,更是沾满了辣椒粉和盐。

    郎中不是被刀杀死的,而是鲜血流尽,在被折磨了三个时辰后活活痛死,其痛楚可想而知。

    郎中的三个儿子全被斩首。

    儿媳妇们尽数被蹂躏,其后也没能逃过一劫,最漂亮的那位儿媳妇和郎中的某位小妾,更是被多人蹂躏,下体血流不止而亡。

    端的是一副人间炼狱。

    连见多识广的仵作看见现场时,都忍不住作呕后怒骂,可想而知。

    这桩案件惊动了太宗。

    其后,刑部尚书牵头,绣衣直指使陆炳主办,两位重臣到关宁府强势搜剿,所有犯案人员全部车裂,并悬尸菜场半月。

    其后,本因涉案被抓的周兴竟然神奇的进入了绣衣直指房。

    最后更是成了紫绣衣,掌关宁分房。

    官方传言,是陆炳看上了周兴的酷吏潜质,于是上书太宗,说绣衣直指房需要这样的人,以凶遏凶,登基名不正言不顺的太宗权衡一番后,欣然采纳。

    只不过在官方案情卷宗里,周兴被摘出了那桩大案。

    毕竟还是要安稳民心。

    也要脸。

    于是这桩大案告落,然而关宁府城这边的官场流言,周兴很可能才是那桩大案的罪魁祸首,但忌惮于绣衣直指房和周兴的凶名,无人敢乱说。

    这便成了一桩秘案。

    世人只知那件灭门大案,而不知真正的罪魁祸首和起因。

    这些年周兴在关宁府,炮制了几件比较著名的案情,甚至前关宁府通判都死在了他手上,为他博得了一个绣衣之狼的凶名。

    绣衣之狼亲自出马,双阳县这个案子,牵扯着实有些大。

    何时秋风悲画扇说

    合同已经邮寄,大概周二周三改状态,亲们赶紧投资啊